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何人岛上哭田横 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自杀前,田布写就的那道奏章,被六百里加急送往长安。

    奏章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恳求长安,不要再把牛元翼丢在风中。

    很不幸,最终,长安,还是把牛元翼丢在了风中,丢在了凛冽的寒风中。

    赴洛阳养病前,李愬派人给深州刺史牛元翼,带来了三样东西:一根玉带,一柄长剑,还有,几句话:这,不是一柄普通的宝剑。因为,它曾见证过许多荣耀的时刻。当年,我的父亲,李晟,带着它,血战长安,最终击败了朱泚的叛乱。当年,我,李愬,带着它,风雪蔡州城,最终生擒了吴元济。如今,我希望,你,牛元翼,能够带着它,破阵杀敌,续写传奇。

    牛元翼很感动,也很激动。他高高举起玉带和长剑,目光缓缓扫过深州城的每一个角落。然后,他,对着魏博的方向,发下慷慨激昂的誓约:愿尽死力!

    话虽如此,破阵杀敌,那是后话。眼前,最最要紧的,就是守住这座小小的深州城。牛元翼很清楚,留给深州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他应该加紧备战,加固城防。

    可是,他错了。留给深州的时间,不是不多,而是压根就没有。

    很快,王庭凑就到了。同他一起前来的,除了成德的数万虎狼之师,还有一样东西,一样威力无穷的东西:冀州弓弩。

    在冷兵器时代,弓箭的杀伤力,绝对不能小觑。因为,它可以不用短兵相接,就能够有效的杀伤对手。既消灭了敌人,又保全了自己,何乐而不为?

    冀州弓弩,是弓箭中的战斗箭,杀伤力相当的惊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冀州弓弩,就是弓箭中的航空母箭。

    很快,深州将士就将亲自领教这种航空母箭的恐怖,以最血腥、最惨无人道的方式。

    箭雨,一轮又一轮的箭雨,铺天盖地般砸向小小的深州城。

    伴随着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和哀嚎,来不及找好掩体的士卒,被破空而至的长箭,一个又一个洞穿。由于巨大的惯性,长箭的飞行速度,似乎并没有因为命中目标而有所减缓,而是带着一个个半死不活的人肉串,继续飞行,直到“砰”的一声,插在血迹斑斑的城墙上。被钉在城墙上的人肉串,却不能就死,只能徒劳的扭动身躯,伴随着痛苦的惨叫。惨叫声会越来越弱,越来越肉,由惨叫变成有气无力的轻呼,由轻呼变成微弱的呻吟,由呻吟变成粗重的呼吸,粗重的呼吸一点点变弱,直至没有。而新的惨呼,又会不断响起,刺激着深州将士的耳膜和神经。

    城墙上,钉着一个又一个死人,或者是将死之人。我,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恐怖。

    地狱,人间地狱!不!地狱,即使是十八层地狱,也不如这里恐怖,远远不如。

    深州将士的胆被吓破了,几乎所有人,都闪过了同一个念头:跑。赶紧,马上,立刻,跑!跑的越远越好,只要离开这里就好。可惜,他们的双腿,却怎么也不肯听大脑的指挥,只是呆在原地打颤,就是不肯挪动一步半步。

    一道寒光闪过,牛元翼抽出那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停下时,三尺青芒指向城下,指向城下的黑压压的叛军。

    牛元翼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向前走了几步,站在深州所有将士的最前面。然后,如山停岳峙般站定,手中长剑再度高高挥起。

    那一刻,我忽然想到了雷万春,身中数箭而岿然不动的雷万春。

    那柄剑,那柄高高举起的长剑,瞬间击碎了心中的懦弱和恐惧。血性,男人的血性,军人的血性,回到了每一个深州将士的体内,还有心头。

    决战,与叛军生死对决。虽然众寡悬殊,也绝不后退。即使死,也要死在深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