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黑客少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里是诺音。小泽,我已经成功潜入,但我不知道囚犯的位置。”诺音说。

    “你只能检查每个牢房,我会给你他的照片。”宁西泽说。

    诺音从背包中掏出手机。屏幕亮起,她接受了图片。图片上是一个一看就很怂的男孩,大概十七八岁,他坐在网吧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顶着乱蓬蓬的、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头发,眼神有些空洞,一副对所有事都感到无聊的样子。

    “哦!他看起来像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诺音皱眉。

    “黑客都是这样的吗?”迪瑞有些无奈,他也收到图片,“他跟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我以为他会穿着黑色西服黑色皮鞋戴着墨镜,还留着三七分的发型。”

    “那是《黑客帝国》中尼奥的打扮,他跟现实中的黑客不一样。”诺音说。

    一个细微的脚步声从昏暗的长廊尽头传来,诺音立即警觉起来,关掉手机。他们忽略了一点,“黑色大黄蜂”毕竟只能观测到监狱表面,牢房里有什么他们根本不知道,如果使用热感应成像就能监测到监狱内部人员的活动。

    狱警米勒?亚尔曼双手持枪,小心翼翼地前行,额头上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滴,刚刚他在巡逻时看到了一点亮光——那是诺音的手机。但这点亮光很快消失了,于是他立即进入戒备状态,将m16a4上膛。这里关押的全部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罪犯,如果有一人越狱,将会对社会造成无法估计的损失,而且,他会失去这份工作。他明白,进入adx监狱要比进入哈佛大学的象牙塔位还要困难。

    他将头靠在枪身上,双眼全神贯注对准枪口上的准星,慢慢挪动脚步。他的心跳逐渐加速,握枪的手心渗出了汗水。下一秒,一只看不见的手捂住了他的嘴,亚尔曼刚想挣脱,一记刺痛感却从颈后传来,紧接着是一阵阵眩晕感,他的视线逐渐模糊,感到自己的身体无比沉重,最后昏厥过去。直到在昏迷的那一刻,他还是没明白自己是如何失手的,他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

    诺音抽出麻醉针,松开手,亚尔曼无力地跪在地上,仰面倒下。

    “好险,差一点就被发现了。”诺音松一口气。

    “怎么了?”宁西泽问。

    “没什么,只是一只路过的老鼠。”诺音说。

    她打开身旁一扇牢门的小窗,看向里面。“哦,晚上好,汤米先生。”

    “汤米?西尔弗斯坦?可现在不是跟他打招呼的时候吧。”迪瑞说。

    “晚上好,拉姆齐?优素福,不知道你有没有在策划炸掉这座监狱……”

    “抓紧时间!”宁西泽忍不住催促。

    “半夜打扰人家睡觉是不礼貌的,你至少该问候一下嘛……你好,扎卡利亚先生。”

    迪瑞跟宁西泽同时低头抚额。

    “这里有地下室!”诺音像发现宝藏般的兴奋。

    “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吧,”迪瑞说,“对了,他说不定在地下层!”

    “跟我的想法一样。”诺音笑了。

    楼梯内的灯光更加昏暗,诺音不得不扶着护栏摸索着前进,每一步都要试探着落下,直到地下一层的才看清脚下。这时她才发现原来地下不止一层,黑洞洞的楼道通往更深的地下。前任典狱长说的没错,这里和地狱很像,不,这里就是地狱。

    面前又是一条长廊,只不过只有一间牢房,在长廊的尽头。

    诺音没有像之前那样坦然地走过去,她知道这种设计通常意味着会有红外线警报等设施。她从腰间的皮包中抽出一副眼镜。这副眼镜采用的是ir镜片,可以看到红外线的轨迹。

    果然,诺音戴上眼镜后看到长廊中布满密密麻麻的红外线。红色的光束织成一张大网,正等猎物上门。或许诺音该像动作影片中那样,利用身体的柔韧性以及高难度的动作穿过而不触发警报。但是她不屑的一笑,眼睛再度化为夜一般漆黑,视线中的她逐渐模糊,就像透过熊熊大火只看到扭曲的身影,最后消失。

    她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红外线在被阻断时才会触发警报,但诺音在经过时,光束穿透了她的身体,所以警报在她面前是无效的。

    打开牢门上的小窗,诺音眯起眼睛向里面窥去。她看到一个少年躺在床上,他穿着囚犯标志性的黑白条纹的衣服,两手垫在脑后,目光出神地望着房顶,不知在想些什么,好像对他来说坐监狱算不上什么。

    其实他刚进来的时候快要发疯了,不过他的发疯仅限于在牢房里转圈,他倒是想砸烂某个东西发泄一下,可他又害怕赔钱。现在他只是觉得累了。

    真该死,为什么我要接受那份倒霉的邮件,想要挑战?别开玩笑了,你以为自己是谁,独孤求败?现在好了,败了吧,傻眼了吧,坐监狱的滋味不好受吧。洛曜尘心说。可是,除了黑客技术,还有什么能让他有点小小的成就感呢,就算这种成就感只有自己知道……别人也不想知道。

    因为拥有的东西太少,所以才不肯放弃任何一样。

    他幻想这一切只是一场梦,等他醒来的时候依旧躺在那间廉价公寓的床上,清晨的阳光打在乱糟糟的被子上,耳边响着时钟的“咔嗒”声。他曾经很讨厌那种单调的生活,但现在却十分想念那栋公寓,因为在那里至少还可以听到世界的喧嚣,而这里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又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象自己有超能力,就像x战警那样。洛曜尘无聊的时候总会用这种方式打发时间,初中的时候迷恋《火影忍者》,于是幻想着自己会有火遁?豪火球这类的技能,然后用手比出忍者的“结印”对着燃气灶吹气,同时打开燃气灶,这样看上去真的像是吐出了一团火焰。

    现在他想象自己有着粉碎一切物体的能力,这个能力参考的是《妖精的尾巴》中的基尔达斯?克莱维。洛曜尘抬手张开五指,掌心对准那扇牢门,脑海中的场景是自己在握拳的那一刻牢门轰然爆炸,通往自由的道路为他打开。

    轰——爆炸声钻入耳中,惊得洛曜尘从床上摔了下来。

    门被炸开了,洛曜尘傻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也跟着爆炸了。

    “什什什……什么情况?!”洛曜尘茫然地看着铁门上破开的大洞,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不会真的有超能力吧!”

    “不是你的超能力,是姐姐的黏性c4塑胶炸弹。”诺音从洞口中探出头来,拉下面罩,露出没正经的笑容。

    “你们的钥匙丢了也不用着爆破开门吧。”洛曜尘惊魂未定。

    诺音拿十二分鄙视的目光看他,“你难道不认为我是来救你的?”

    洛曜尘看到的是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她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诱人的曲线在紧身衣下突显出来,粉润的双唇像是琉璃。就好像天使降临一般。

    洛曜尘目光一滞,“救我?不不不,我想你搞错了,我不认识你。”

    “没搞错,就是你。我叫诺音,现在你认识我了。”诺音皱眉,“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有人救你出去你还不愿意。告诉你,机会只有一次,来不来随你。”

    诺音递过手来。

    “我我……我没说不愿意啊。”洛曜尘利索地从地上爬起来,拍去身上的尘土。要是天使来救他还不接受的话,那天使姐姐该有多伤心啊。

    他走过去想接过诺音的手,但诺音立马缩了回来,上下打量他一眼,“你多久没洗澡了……我完全可以肯定你没有女朋友。”

    喂,你该不会是网吧里那个服务生派来的吧。洛曜尘心说。

    这时,警报突然响起,尖锐的鸣笛声响彻整个监狱,好像有一万个铃铛在耳边同时摇晃,长廊中的警戒灯间断地闪烁着,将整条长廊染成红色。

    “怎么回事!?”宁西泽和迪瑞异口同声。

    “不知道,我没有触发警报……有人发现了!”诺音显然也有些惊慌。

    “不可能,他们还在换班的时间内。”宁西泽语气平静。

    “牢房内的狱警!对了,刚刚我牢房内碰见一名狱警,这说明内部与外部的换班时间是错开的。”诺音语速极快。

    她听到上层传来窸窣的脚步声,那是军靴敲打地面发出的。

    “他妈的发生了什么?”典狱长罗恩?威利从床上坐起,他是被警报声惊醒的。

    他边走边穿上外套,开门撞见了一名巡逻兵。“怎么回事?”他问。

    “牢房内的狱警在换班时发现亚尔曼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于是拉响了警报。”

    “有人要劫狱?那个人是怎么闯进来的?”

    “不明确,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闯入者。”

    “他所在的位置。”

    “13区。”

    罗恩?威利倒吸一口凉气,大吼起来:“马上派出所有狱警封锁整个13区,绝不能允许任何人从这里逃出去。那个该死的家伙打搅了我的美梦!”

    立在墙边铁架上的一柄柄m16a4被依次抄起,狱警们荷枪实弹,神情略显紧张。他们是第一次接到有人劫狱的警报,猜到劫狱者一定做好了一切准备,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恶战。

    “快点出来。”诺音冲洛曜尘大喊。

    洛曜尘也意识到有麻烦了,急忙从洞口钻出。

    “有警犬!”诺音突然说。

    还没等洛曜尘理解“有警犬”的意思,令他胆寒的狂吠声已从长廊另一端传来,紧接着阴影中冒出五双猩红的眼睛。那是五只凶猛的美国杜宾犬,他们肌肉发达而有力,具有极大的耐力和速度,是美国常见的警用犬只。

    “喂喂,他们这是要关门放狗啊!”洛曜尘大叫起来。

    “后退。”诺音说。

    “他们过来了!”

    “别吵!”她回过头来用命令的口气说。洛曜尘立即闭嘴了。

    诺音伸出手,好像要去抚摸那五只警犬。

    洛曜尘心说你这是要喂他们吗,虽然你的手在它们看来十分美味,可一只手显然是满足不了它们的。

    “attention(译:立正)!”诺音喝道。

    五只杜宾犬立即停了下来,像受到主人命令般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吐着舌头大喘气,一副等着她扔骨头的样子,好像诺音就是它们的主人。实际上它们被诺音身上散发的威严震慑住了,如果洛曜尘当时看到她的眼睛也会不寒而栗,与她对视就像狮子在凝视它的猎物。

    “啊勒!这些狗是吃里爬外吗?”洛曜尘瞪着吃惊的大眼。

    “我觉得它们讨厌吃脏东西这个解释更靠谱。”诺音瞄了他一眼。

    “好吧,我承认我现在很脏。”洛曜尘无奈。

    红外线光束从长廊尽头射来,一共有八根,这是m16a4上的红外线挂件,也就是说来了八个人。他们分列长廊两侧,弓着身子前进,脚步声轻微得难以察觉。

    诺音回过头来冲洛曜尘比出一个安静的手势,小声说:“不要发出任何声音,跟紧我,不要超出距离我两米的范围,也不要离我太近……你会弄脏我的衣服。我能带你出去。”

    洛曜尘心说我已经承认我很脏了,你就不要再多补几刀了好吗。

    当他看到诺音的眼睛时,顿时呆住了,张着足以塞下一个橙子的大嘴忍住没出声。

    “嘿,别愣着,我知道你没见过,可现在你见到了,就算要我解释也要等到逃出去再说。”诺音冷着脸说。

    所有人看清牢门上的破洞后都惊呆了,牢房中空空如也,地上散落着残破的铁片——犯人逃走了!这时,一名狱警感觉被人蹭了一下,他条件反射地举枪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洛曜尘被枪指着大气不敢喘一口,害怕呼吸的声音被他听见,诺音也是因为他的不小心出了一身冷汗。

    我靠,我现在是隐形了吗,太高科技了吧!洛曜尘有些窃喜。

    “这里是a小队,没有发现闯入者,但是地下一层的囚犯已逃走。”队长对着无线对讲机说。

    “这不可能,我们已经封锁了整个13区,这边同样没有发现犯人。”典狱长罗恩?威利隐约害怕起来,如果犯人逃走将会对这所监狱造成严重的名誉损失,并且会给政府和市民制造恐慌,而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恰恰是adx监狱存在的意义。

    诺音和洛曜尘穿过楼梯回到一层。门外架起了探照灯,刺眼的光柱将整条长廊照的雪亮,两人在逆光中只能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

    “糟糕。”诺音暗骂。

    “怎么了?”洛曜尘轻声问。

    “看看自己的手就明白了。时间到了。”诺音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水。

    洛曜尘低头去看他的手,原本在隐形状态下是看不见自己的手的,可现在他看见了,这说明自己也能被其他人看见。

    “不是吧,这功能也太不靠谱了,我们现在正被一群人拿枪指着欸。”

    “安静!”

    她从腰包中掏出一枚烟雾弹,拔开保险栓向门口扔去。烟雾弹在空中拖出一道烟雾,“叮当”一声落在人群当中,烟雾立即弥散,短短几秒后将门外的几十名狱警笼罩在内,这种烟雾中似乎还附带有催泪弹的效果,所有人都剧烈地咳嗽起来,眼里忍不住挤出泪水,他们的视线中只有白蒙蒙的一片,能见度不足一米。两道黑影在烟幕中闪过,看到黑影的狱警却不敢开枪射击,因为他们不能确定自己的枪口是否会指向同伴。

    “你怎么来了?”

    宁西泽打开车门坐进迪瑞的法拉利ff,直视前方面无表情,像是被人搬进车里的一尊雕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们直接去监狱接应诺音。”

    “哦?是什么让你无法忍受等待呢,宁西泽先生?”迪瑞玩味地看着他。虽然从宁西泽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但他细微地捕捉到了宁西泽的眼神流露出焦急的神色。

    迪瑞很少见到他会有神情的流露,因为平时的宁西泽只会给人冷冰冰的感觉,只有他在担心别人时才会使那份冰冷稍稍融化一丝。

    “因为我们的失职。”

    “你难道不应该说‘我担心诺音的情况’之类的话吗,”迪瑞见他不为所动,无奈地发动引擎,“真受不了你的固执。”

    此时诺音跟洛曜尘正躲在警卫室内。所有的狱警早已去检查监狱的各个角落,所以这里空无一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诺音是这么想。

    她后背靠墙,剧烈地喘气,洛曜尘则一脸赞叹地摩挲着墙角的一支自动步枪。

    “诺音,我们在监狱的6点方向为你制造了出口,从那里逃走。”无线耳机中传来宁西泽的声音。

    “等我50秒。”诺音回应。她回过头来看向洛曜尘,“该走了,我来背你。”

    “what?”洛曜尘错愕地回头,目光落在了她那起伏有形的胸脯上,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干什么啊?我自己能走。”

    “我知道,可你那两条短腿显然跑得没我快。”诺音看他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不耐烦地撇了撇嘴,“怎么?送上门的便宜不想占吗?”

    “无功不受禄。”洛曜尘憋出一句烂话。

    “老娘都不嫌你脏了你还想怎样!”诺音叉腰指着他说。她背过身去微微下蹲,用绝对命令的口气:“上来!”

    洛曜尘愣了两秒,“哦”了一声,耷拉着脑袋乖乖过去。

    “手不准乱放。”

    “哦哦。”洛曜尘尽量抬起手。

    警卫室门悄无声息地打开,诺音背着洛曜尘飞快蹿出,向着6点钟方向。他们再次隐形,没有人能看到。这时洛曜尘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跑得没诺音快,而且是在背着一捆60公斤重的废柴的情况下。她飞扬的长发像随着水流摆动的海草,时不时扫过他的脸颊觉得痒痒的,修长而微翘睫毛仿佛是著名画师才能勾勒出来的,澄澈明亮眸子在夜色中如同星光般闪烁。

    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洛曜尘觉得她不去当超模实在太可惜。

    铁丝围栏就在面前不远处,围栏上被割开了一个口字型的洞,铁丝断开的边缘像刀切一样笔直,围栏外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ff。迪瑞摇下车窗冲他们招手。

    突然,巨大的光柱投在车上,第二道光柱紧跟着投来,将光滑的车身照得闪亮。

    “快快快!”迪瑞大喊,“他们就要来了。”

    诺音打开车门把洛曜尘扔进去,自己也钻了进去。迪瑞发动起来,6.3lv12的引擎发出狮吼般的咆哮,车子在沙地上原地旋转180°,黑色的倍耐力pzero轮胎扫起一阵沙浪,烟尘滚滚。这辆车从0加速到100km/h只需要3.7秒,最高时速可达335km/h。

    “你好,洛曜尘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宁西泽,这次计划的同谋。”副驾驶座上的宁西泽递给手来。

    “你好,你好。”洛曜尘僵硬地笑着同他握手,宁西泽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让他觉得不握手就会把他从车上扔下去。

    “他是这次计划的主谋,迪瑞。”诺音说。

    “你说得好像我们是一群有组织的盗贼。”迪瑞挑眉。

    厚重的大门开启,十几道探照灯的光束照亮了直径20米的范围,十五辆悍马驶向荒漠,每辆悍马上都架设着一柄12.7毫米的m2hb重机枪,承载着三人。所有的悍马一字排开,在后方拉起一阵烟幕,如同沙尘暴般碾压而来。

    悍马是沙漠中王者,宽大条文的轮胎使它在松软的沙地中同样具有良好的抓地性,但沙漠可不是法拉利的主场,没有人希望在沙漠中驾驶超跑,虽然迪瑞已打开了阻尼器,但法拉利ff在这种恶劣环境中连一半的时速都提不上去,原本迪瑞的任务只是在公路上静等诺音带着囚犯归来,根本没有想过要涉足这片荒漠,更没有想过会被自己看不上眼悍马追得如此狼狈。

    后方的悍马小队越来越近,前方500米就是公路,如果法拉利首先抵达公路,那么悍马将毫无优势可言,法拉利可以轻而易举地甩开他们,同样的,如果法拉利进入m2hb重机枪的射程内,那么他们将承受数以千计的子弹的洗礼,这辆豪华跑车会在数秒内变为一堆废铁。

    “拦住他们,”宁西泽扔给诺音两柄沙漠之鹰,“尽量避免伤亡,我们不能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迪瑞,打开天窗。”

    “我不能保证。”诺音熟练地给枪上膛,笑了笑,“鹰才是沙漠中的霸主……”

    看到那柄沙漠之鹰时洛曜尘脑袋里嗡嗡作响,心说疯子你们要干嘛,袭警吗?你们不会是本?拉登派来的恐怖分子吧!

    上方的天窗缓缓开启,展露出一方暗蓝色的天穹。诺音站起来,探出上半身,沙漠之鹰在她手中旋转几圈然后握住,双手交叉对准后方。前后相距约40米,悍马上m2hb的射程是1800米,在这种距离下没有开枪说明他们还有着某种顾虑,否则法拉利早就被打成马蜂窝了。

    砰——诺音扣下板机,第一枚子弹精准的打爆了中央一辆悍马的轮胎,被击中的悍马立即打滑起来,不受控制地转向与另一辆撞在一起,控制机枪的士兵被甩到沙地上翻滚起来。他们立即意识到距离太近会造成更多损失,想要左右分散开来,可是诺音没有给他们机会,又是三枪将六辆悍马打翻在地。

    原来他们不只是劫狱分子那么简单,还是一群暴力分子,不过那个叫诺音的女孩开枪的英姿让洛曜尘激动地热血沸腾,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处于一群杀胚中。

    剩余的七辆悍马之间拉开五米的距离,这个距离下即便一辆车被打爆也不会牵连到另一辆。诺音三枪解决掉距离自己最近的三辆。

    最后四辆悍马上的士兵开始填装子弹了,他们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囚犯很可能会逃掉,之前没有开枪是因为怕伤到囚犯,但这名囚犯就要逃走了,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解决掉洛曜尘。

    其中一名士兵已提前装好了弹夹,他扣动扳机。“砰”,机枪只射出了一枚子弹,子弹在法拉利左侧沙地上激起一股沙柱,接着,任凭士兵再怎么扣动扳机,机枪也不再作响,这时他才发现,机枪上的弹夹不见了!就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诺音的子弹打掉了他的弹夹。

    另外三辆同时填好了弹夹。枪口喷出一道道火舌,子弹激起的一股股沙柱如同蟒蛇般蜿蜒袭来。眼看子弹就要追上了,迪瑞猛转方向盘,车子从弹道上滑离,呈“s”型前行,他灵活地变换档位,使车在每一次转弯都保持最高时速。

    诺音连开三枪,打爆了开枪的三辆悍马的轮胎。

    只剩最后一辆了,而且还是被诺音打掉弹夹的那辆。诺音冲着悍马里人挥枪微笑,显然是在嘲笑他们。副驾驶座上的士兵激动地举起座椅旁的m16a4,他额头上青筋暴跳,愤怒至极,他打算直接打碎挡风玻璃开枪击杀诺音。

    他扣下了板机。他从没像现在这样期待子弹能够钻入她的身体,期待在她的胸前绽开一朵血花,期待听到肌肉被毁坏心脏被穿透的声音,那声音会美妙得想让人流泪,他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射击技术。但是一道黑影突然冒了出来,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子弹在黑影上擦出一连串的火花,发出与钢铁相碰的声音,驾驶室内的两人懵了——那是他们的车前盖。诺音出枪比他快,她的子弹无比精准地破坏了车前盖上的锁,为防御子弹而生的悍马外壳成为了诺音的防弹盾牌。

    悍马缓缓停了下来。他们放弃了,法拉利驶上了公路,那是他们的舞台,而在场追逐战中,所有士兵的心理被击溃了,荒漠上是他们横七竖八的悍马。

    世界上最安全的监狱将不复存在。

    趴在车座上的洛曜尘看呆了,下巴都快脱臼了。这这这……简直是在开挂吧!

    诺音坐回车里,吹去枪口冒出的白烟,然后冲看呆的洛曜尘挤挤眼,微笑:“怎么样?”

    “酷酷酷……毙了!”洛曜尘两手竖起大拇指。

    “待会姐姐为你开个party庆祝一下好不好。”诺音一把揽过他的脖子。

    “恐怕没时间开party了。越狱的消息很快会传到美国警方那里,到时候他们会封锁整个科罗拉多州的机场。”宁西泽回过头来递给洛曜尘一个皮夹,“洛曜尘先生,这是你的的护照。10分钟后我们将抵达丹佛机场,我们会混入那座客流量全美排名第五的国际机场。”

    “我们要去哪里?”洛曜尘问。

    “当然是回中国。”迪瑞说。

    “可是你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中国人。”

    “我来自英国。”

    “好吧。你们是同一个组织吗?”

    洛曜尘心说你们不仅是一群疯子,还是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疯子……

    “没错,这个组织由中国成立,与广州军区联合,是一个神秘而特殊的军事组织。”宁西泽说。

    “你们的组织是专门研发高科技武器吗?就像在监狱里的时候我和她都隐形了……是因为这件紧身衣?”洛曜尘拿手指去戳。

    “滚,拿开你的脏手。”诺音向外挪了挪。

    “我可以为你解释,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宁西泽回头,正视他的双眼。

    “哦哦,我明白了,接下来你说的会涉及到国家机密吧,是那种听了之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的话吧。”洛曜尘一脸哀求,双手并在一起,“拜托你千万不要说,我还想多活几年,我还没有女朋友,不想这么悲催的完蛋。”

    身旁的诺音一脸“果然被我猜中了”的表情。

    “其实没那么严重,”宁西泽皱眉,“而且这些是你必须知道的。”

    “那好吧。来吧,我想我已经做好听完必须死的觉悟了。”洛曜尘哭丧着脸说,他觉得自己是躲不掉了。

    “首先,这并不是你所谓的高科技,虽然加拿大hyperstealth生物技术公司表示他们所研发的‘量子隐形’材料及相关技术已经获得重大突破,并已得到美国和加拿大军方的认可,但这项技术并不完善,不能完全应用于实际中。”宁西泽说,“其次,你看到的现象是源于我们自身的一种能力,就像……科幻片一样。”

    “我靠,你是在开玩笑吧,你怎么不说你们就是拍科幻片的。”洛曜尘吐槽。

    “我明白,这听上去的确像在扯淡……”

    “这根本就是在扯淡好吧!”洛曜尘有些抓狂了,“你们把我救出来就是为了给我爆神论吗?你们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你们不会是搞传销的吧!”

    这个世界疯了吗?是他们疯了还是我疯了?洛曜尘脑子里乱糟糟的。

    他觉得自己的心理准备已经做得够充分了,可听完之后还是有点崩溃。

    “不相信吗?可我说的都是事实。”宁西泽一脸无奈。

    “鬼才信咧。别以为……”洛曜尘忽然闭嘴了,因为他看到宁西泽的整个眼球变为了黑色,瞳孔是血一般的猩红,这一幕令他轻轻地打了个寒战。

    他想起在监狱中诺音的眼睛也是如此。洛曜尘隐约有些害怕了,他觉得自己触碰到了不该触碰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会将他带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世界深处的面纱正在为他慢慢揭开。

    “是的,这些话只有鬼才会相信,而我们就是相信这一切的……魔鬼。”宁西泽冷冷地说,眼中的黑色渐渐褪去,“现在我想你可以安静地听完我所说的。”

    “嗯……”他茫然地应道,怯怯地扫视每一个人,觉得自己好像被围困狮群中的一只幼鹿。

    “我说过,我们同属于一个神秘而特殊的组织,这个组织由中英合资建设。组织的成员全部是像我们这样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我们这类人被称为‘契约者’。”宁西泽缓缓地说,好让他听清每一个字,“契约者是被恶魔选中的人,而且是同一个恶魔,我们称这个恶魔为‘契主’。‘契主’游荡于世界各地,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但他确实存在,他会在世界各地寻找即将死去的人,并与他们交易,如果交易达成,‘契主’会夺走人的灵魂,并将一个恶魔植入他的体内,完成这个交易的人会获得重生,并且拥有恶魔的能力,也就是你所看到的一切。”

    “听上去……那个叫契主的好像做的是赔本的生意……”洛曜尘说。

    他没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接受世界上有超能力这个事实了。

    “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他不仅让你们原地满血复活,还给了你们超能力。”洛曜尘摊手,“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可是他拿走了我们的灵魂……”

    “可是我并没看出你们是一群行尸走肉啊,行尸走肉能这样坐在我对面跟我爆神论吗?”洛曜尘说,“要是面前的是个皮肉绽开耷拉着长舌头的家伙我倒是觉得你们赔本了……”

    “灵魂很重要吗?听上去只是一个名词那么简单。”洛曜尘出神的看着窗外的夜色,“你们没有了灵魂不是照样活的跟正常人一样吗,只是有点疯而已……难道没有灵魂会让人变成疯子?扯淡!”

    “很重要,”宁西泽的语气毫无温度,“重要得想让你放弃现在的一切换回来!”

    “可能我不会吧……你们为什么要告诉这些。”洛曜尘觉得现在的氛围有些冷,忍不住要扯开话题。

    “为了获取你的信任,我们之间必须有绝对的信任才能合作。”

    “合作?”

    “没错。我们需要你,洛曜尘。”宁西泽凝视着他的双眼。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