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男人再次道谢,在池边站了好一会儿方依依不舍的离开,走出寺庙看见等候在门口的,表情惴惴不安的母亲,眉宇间重新凝聚起黑浓的煞气。所有逼迫过她,残害过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八位长老鱼贯走入佛塔,围坐在真佛舍利四周入定。沉重的塔门吱嘎一声关上,再次开启也不知是几年之后。

    年轻僧人轻吁口气,趁无人注意偷偷溜入大殿,吭哧吭哧的爬上八宝莲花法坛,从摆放冰玉盒的蒲团下翻出一本书,自言自语道,“四五百年修为送一缕幽魂前往大千世界往生已是勉强,更何况还要保证她福运无双,富贵吉祥?八位师叔性格呆板,定然倾力而为,闹不好法事过后便会纷纷圆寂。为了保住各位师叔性命,我这也是迫不得已,还请佛祖原谅。”

    他双手合十,冲殿中佛像一拜,直起腰后一边抹掉封面上用朱砂刻画的星移斗转法阵,一边自我安慰,“她一俗世女子,不需要灵气修行,大千境还是小千境,于她而言应是无碍吧?这可是一本没甚波折的言情小说,作者还注明了甜宠文、he、忠犬男的标签,她四百年气运加身,怎么着也能捞个女主当当。想不到大家族的千金也喜欢看这种小白文……”

    他漫不经心的看了两页,脸色渐渐青了,又以极快的速度往后翻,好半晌后瘫倒在莲花台上,捂脸哀叹。他也是个天纵奇才,否则怎会年纪轻轻就成为千年古刹的主持?三分钟内看完一本四五百页的小说真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但天纵奇才也有栽跟头的时候,这次便是。他向男人索取女施主的遗物以便做法事,这本书就在其中,拿起书的刹那,他立时就打起了大千境转小千境的主意,又瞟了一眼简介,觉得没问题就将之定为媒介。

    此时再看,懊悔的肠子都青了。

    这书的确是甜宠、he,可好死不死,书中的炮灰女配与女施主正好同名同姓,都叫虞襄,更巧合的是,那虞襄幼时伤了腿,不良于行,更是与女施主命运雷同。可想而知,两人无论是灵魂还是身体,契合度都极高,百分之八-九十会融合在一起。

    想起书中‘虞襄’的命运,僧人又是一阵哀叹。

    这是一本有关于抱错孩子的狗血故事。一商贾之家与一勋贵之家同时出行,两家的主母都怀了孕,月份也差不多,途中碰见山匪劫道,在家仆的护卫下逃出重围,躲入洞穴避难,双双动了胎气早产。因人手忙乱,情况危急,两家又都生的是女儿,勋贵之家的奶娘一不小心抱错了孩子,回府后发现孩子的襁褓虽颜色和花纹相同,布料却十分廉价,这才回过味来。

    可家主死于匪患,主母正是伤心欲绝的时候,说出真相她少不得要给家主陪葬,一双儿女也会受连累。左思右想,她最终选择闭口不提,久而久之便得了心病,熬不过几年就去了,临死将事情告诉了主母。

    自此,‘虞襄’从侯府千金沦落为不知哪儿来的野种,处处被人轻贱,时时遭受欺凌,又因不良于行,更是养成了阴郁自卑的性格。女主回归后,目睹女主如何风光无限,如何千娇万宠春风得意,她积压在心底的怨恨彻底爆发,走上了与女主作对的不归路,最终被女主设计嫁给一中山狼,受虐而死。

    女主要气运有气运,要心计有心计,性格也十分狠毒,最终扶持自己夫君登基,凤袍加身。这位主儿就是把人卖了,人还得给她数钱,连能力卓绝、惊才风逸的嫡亲哥哥和太子也被她耍得团团转,最终一败涂地。

    这样的人,如何是从小瘫痪,未曾接触外界的虞襄能够抗衡的?

    僧人捂着腮帮子,只觉牙疼的厉害,呢喃道,“四五百年修为,够女施主转危为安了吧?她本来就从小瘫痪,换一具不良于行的身体应该也能习惯,没事的,肯定会没事的!佛祖一定会保佑她的!”

    正念叨,一名小沙弥急慌慌跑进来,高喊,“不好了主持,那株荷花栽进水里去了,我们怕弄坏了根茎不敢去捞,你快去看看吧!”

    僧人连滚带爬跑到后院,果见那挺立的茎杆斜斜倒进水中,只余花蕾的尖儿露出水面,几片叶子也有枯萎的痕迹,看上去十分可怜。

    僧人连忙跳进池塘去扶,又将一根竹枝插-入水中,与荷花的细茎绑在一块儿,忙活了好半晌才终于搞定。

    小沙弥看着蔫了吧唧的荷花,愁眉苦脸道,“虞施主说每月都会来寺中住几天,若是看见此番景象,定不会再帮咱们的大佛重塑金身了!主持,可该怎么办呀?”

    僧人一边拧着湿漉漉的衣摆一边肉疼的开口,“把我的灵石全拿来倒进池里,四五百年修为再加一池灵石,这荷花就是断了根也该长好了!快去!”

    小沙弥连连答应,将主持收集了十好几年的灵石悉数倒入池中。少顷,碧绿的池水慢慢变得清澈,更泛起一层飘渺的白雾,将含苞待放的荷花衬托的格外出尘美丽。

    僧人这才长吁口气,暗暗念了句‘阿弥陀佛’。佛祖说得对,这诳人的事儿果然做不得。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